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社工員:鄂國鎮

  離婚後探視孩子是每個父母親所期望的,然而並非每位父母親皆能夠順利的探視孩子,這些人都面臨到同樣的問題,甲方不願讓乙方探視孩子,以各種千奇百怪的理由阻撓另一方探視,致使得另一方因無法探視孩子而感到難過,更進一步來說,這樣的行為是另一種變相的精神虐待,內含著有報復對方的意味。無法探視孩子變成一種煎熬,無奈的情緒表現在生活上,卻又無能為力,往往只能用著偷看的方式看孩子,看著孩子卻無法擁抱孩子,內心的痛一般人是無法體會的。
  在我國的法律規範上明確的規定,夫妻離婚後一方擁有監護權,另一方就擁有探視權,因此在法律上,擁有監護權人不得刻意阻撓另一方探視孩子,否則刻意阻撓探視或者用以千奇百怪的理由拒絕探視,法院可強制執行探視甚至予以罰鍰。然而由法院執行強制子女交付會面是最逼不得已的做法了,只會讓雙方的關係更為緊張,雖探視到了孩子卻也加深雙方更多的衝突,受傷的不只是大人,孩子也成為了大人衝突之下的犧牲品,對孩子未來的影響更是無法預料的。
  我們相信每位父母都希望給予孩子最大的幸福,然而,有時孩子卻不得不的選擇參與大人的戰爭,這也是我們最不願意看見的,畢竟,每個孩子都仍需要父母親的愛,不應是去承受大人們戰爭後的結果。
  因此再面對無法探視子女時,可透過法院或社福機構或者本會進行協調,面對彼此在探視上的誤解與衝突才是正確的,而非是去阻撓另一方探視孩子。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今社會多元變化、離婚率高,連電視上也經常播報著許多名人爭取子女監護權的戲碼,雙方互相上演著爭奪的拉鋸戰,但任何一方拿到子女監護權,並不是勝利,而是長遠的責任與義務。本次要介紹父或母任何一方取得監護權之後因死亡或無法行使監護權,由任一方親友爭取改定監護權的小故事…

  小萱正值16歲高二女孩,每日正為了課業努力拼著而一人獨自在異鄉生活、讀書,雖然老家在雲林,但因幼年時期與父母親在桃園居住多時、就學生活,高中仍考上桃園前三志願的學校。回憶著就讀小學時期,農忙時期,父親經常要返回雲林老家協助祖父,而母親經常以晚上要加班為由,匆匆返家丟下1-2百元給她和小她5歲的妹妹買晚餐,又轉身出門留下小萱與小玲,自行打理晚餐、做功課、洗澡甚至已經睡了許久,仍不見母親返家的身影。

  社工員問:「小萱你知道兩位姑姑要爭取你和妹妹的監護權嗎?你知道監護權是什麼嗎?」

  小萱回應:「當初父母親離婚時,約定由父親監護我們姊妹,但在2-3年前父親卻心肌梗塞意外過世,我們的監護權落到了母親身上,96年時經過法院改定給祖母,但日前祖母突然休克呈現腦死狀態,生命垂危,我們跟姑姑們討論過,我跟妹妹絕對不可能去跟久未蒙面的母親同住,更不希望若祖母過世後我們監護權又落在母親身上。」

  聽到小萱述說兩位聲請人要改定的原因,又是一件父母離婚後,有監護權之一方死亡或無法行使監護權,又改定同住祖父母之個案心情故事。

  看著小萱成熟懂事的臉龐、聽著她所述說往事,感受著一個從小努力獨立長大的孩子辛酸。小萱:「監護人就是要負起照顧撫養的責任,這次我和小玲討論過我們不可能再跟母親同住,且父母離婚後也有4-5年不曾跟我們聯繫過,所以這次我跟兩位姑姑討論希望她們可擔任我跟妹妹的監護人,自幼我們都跟姑姑互動緊密,我早已將小姑姑視為自己的媽媽,她們為我們付出的早已超過監護人該做的,所以我希望由姑姑擔任監護人。」

  簡單的說,監護權在法律上的說法是指『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這不只有權利,還有對子女扶養、教育的義務。若像上述故事中的小萱因父親過世後監護權落回久未盡撫養、探視的母親身上,前提之下仍有民法擔任監護人之順位條件,並找出聲請人(欲擔任監護人之親友)對子女照顧的事實證據,法院基於保護子女的立場,將會審慎考慮是否改定子女監護權!

(社工員:欣瑜)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如果你或你的家人朋友,遭受家庭暴力,因為隱忍不敢打電話給110警察或113保護專線,只要會上網,即可請朋友、子女、同事等親朋好友幫您上網通報,社工員立即啟動求助之門,為您或您的朋友家人服務。
  內政部99年起為強化一般民眾對家庭暴力及兒童少年保護案件之通報,特別建置線上通報系統,方便民眾使用、透過匿名方式也期望增進一般民眾的通報意願,網址如下:http://ecare.moi.gov.tw/,或上網頁搜尋關鍵字「關懷e起來」,即可連結內政部婦幼安全網通報頁面。
  此系統除了針對家暴案件進行線上通報,另有113線上諮詢的服務,如線上即時通訊功能有專人與民眾做對談,也可供民眾查詢當初通報的案件處理進度,及相關保護資源的檢索。
  關於家暴案件通報部分,通報者身分可分一般民眾及責任通報,一般民眾可以不填寫通報人相關資料,責任通報則包含醫事、社工、臨床心理、教育、保育、警察、移民業務及其他執行家暴防治等人員。
  另外,緊急案件,內政部仍期望直接撥打110報案,由警政機關勤務指揮中心啟動緊急救援機制,以掌握救援的時效性。
  本會接受雲林縣政府勞務委託,從事家暴被害人垂直整合服務,目前共有6名社工人力投入,如果您居住在斗六、林內、虎尾、土庫、褒忠、莿桐、西螺、二崙、崙背等九鄉鎮發生家庭暴力或受虐情事皆可求助於本會。其他鄉鎮則由社會處社工科社工員負責。
  再次提醒您求助方式無論透過電話、信箱、親至機構等,即可立即啟動服務工作,包含緊急安全庇護、協助報警或驗傷、聲請保護令、一般諮詢服務、家庭關懷等相關需求。
  最後仍鼓勵民眾多加利用多元的通報系統,共同為預防及降低家庭暴力而努力,也別再漠視別人家長期爭吵的事件,多關心鄰居、鄰里正在受暴的弱勢者,提供一臂之力,共同落實家暴防治。  (社工督導:瑩溶)

*若屬於被性侵害案件,亦可使用上網通報,若需求社工員協助,請洽雲林縣政府社工科5348585。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單親家庭的困境不少,過去由於社會大眾和社會福利多關注單親 媽媽扶養子女的經濟窘困面,單親爸爸較不被同理,自從我們於98年3月接受雲林縣政府委託開辦單親爸爸服務站之後,發現單親爸爸的困境不比單親媽媽少,一樣需要社會大眾關懷。
  一位看來滿頭白髮的單親爸爸,參加機構舉辦的男性支持團體時,敘述自己小時候是一位目睹家庭暴力的兒童,爸爸對媽媽使用拳頭,導致結婚後與妻子的觀念不相同時,同樣用拳頭和辱罵方式來壓抑妻子默認、同意,後來妻子走了,孩子由他扶養,高中的女兒卻經常逃家,蹺課,讓他疲於奔命,不知道該怎麼辦?
  像這位無助的單親爸爸的困境,是雲林縣很多單親家庭都有的困擾,除了不知道如何和孩子相處外,還有失業經濟問題,在在需要社會支持力量幫助單爸家庭成長。
  因此,本會訂99年8月1日(星期天)上午9:00至下午2:00在斗六市大學路三段600號的雲林縣立體育館舉辦一場太陽花單親爸爸社會福利暨權益宣導活動,邀請單親爸爸還有單親媽媽一起來參加盛會。
  活動內容有畫我爸爸─爸爸與我,所有國小低年級和幼稚園兒童皆可於現場報名著色比賽,中、高年級學生自由創作,現場繳件暨評審,以上所有學生皆可參加,不限單親。    另外,會場準備親子童玩暨創意科學營邀請親子童玩,還有舞台區節目表演以及美食攤位等,歡迎單親家庭一起參與。也廣邀企業熱誠協辦,洽詢電話5351950洽詢文德、義傑社工。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