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外配輔導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筆者於去年9月時開始從事離婚案件未成年子女監護權之調查工作,以往一直從事婦女服務,遇到的幾乎全是女性的工作,對女性的需要及處境有一定程度上的理解及同理,然數個月的監護權工作裡,也較完整地看到一對夫妻為何走進婚姻的盡頭,理解到男女面對婚姻期許之不同,當中牽涉的因素實在太多,反正就是兩人無法繼續一起生活下去,兩人在選擇一個美好的(離婚)結果。

    從筆者處理的案件中,有部份為跨國婚姻的離婚案件,比較常聽見的一種觀點就是「外籍配偶拿到台灣身份證後便溜跑,我們已對她很好,外籍配偶都是這樣子!」,顯然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個結果,看到外籍配偶離家就認定是外籍配偶本身的問題,筆者並非否定這個可能性,但所有外籍配偶都這樣子嗎?我們有試著理解這個過程出了怎麼樣的問題嗎?我們所說的「好」就等於她的「好」嗎?

 外籍配偶被迫或自願地嫁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或許是很單純的希望生活獲得改善,生活得更美好而已。

外籍配偶多來自較貧窮的東南亞國家之女性,因著貧窮的緣故,不得不與一個可能只有一眼之緣的陌生男性締結婚姻,婚後才正式認識對方,建立感情。

外籍配偶走進這個陌生的台灣,面對的包括語言、文化、社會制度、生活/飲食習慣等等的不一樣,再加上沒任何社交支持網絡下,每天還得面對生活上所有的未知數,我們可有想像過:是怎樣的一個心理狀態及過程呢?

 而筆者更相信本國男性選擇跨國婚姻,同樣地單純為了一個更美好的生活:「組織一個家庭,養妻活兒,傳宗接代……」。顯而易見的是,跨國婚姻中的男女兩性同樣是受害者,兩性在整個社教化過程中,被塑造了一個特定的形象及性別期待,如「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內」等,這種思想看似守舊式口號,隨著性別意識醒覺之抬頭,筆者相信性別不平等之現在尚在改善中,然在未達性別平等時,上述的口號仍存在於落後的鄉村間,兩性依然被傳統觀念影響著,每天仍重複上演悲劇。

      筆者一直苦思著跨國婚姻所產生的現狀有何突破之希望,深深的認為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多於跨國婚姻者之問題,或許需要更多的社會討論及省思,在看清楚狀況前,筆者覺得我們身為社會工作者,應以站在服務大眾的立場去思考,多給與同理及尊重,而非以個人的價值觀判斷服務大眾的行為,別再責備受害者。

聆聽每個人的故事,尊重每個人的選擇,才是性別男女好合之道。(小玉)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社工服務新移民女性過程中,經常會問新移民女性一個問題:「妳會自己決定事情嗎?」

大部份的回應都是自己很少做主決定事情,都是讓先生決定。

當然並非每一個新移民女性都是如此,但這樣的模式卻發生在大部份的新移民女性身上。

在觀察新移民女性回應時的態度,發現新移民女性對於由先生來決定事情都認為是正常的。

社工看不見新移民女性對自己能否決定事情的能力,也許是新移民女性認為自己來台灣生活,在人、地上都是陌生的、不熟悉的,且語言溝通也不順暢,加上對新家庭成員的相處適應等問題,無形中便把一家大小的家庭事務全交由先生或公婆作主,久而久之,家人互動依賴結果,成為一種習慣。

新移民女性在家庭環境的運作影響下,乃不自覺的失去自主能力以及成為一個有決定權的角色,只能將決定權交予先生,自己成為一個附和的角色,讓家庭之間有一個和諧的氣氛。

事實上,本國女性也常是如此,受到傳統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父權思想左古,女性的聲音在夫家經常是弱小的。

女性要能在家庭奠定自己的地位,需靠實力的展現,例如懂得公婆心、能幫夫家做生意、賺的錢比丈夫多,懂的知識和常識以及人緣要比丈夫強…,然而能幹的女性又往往會掉入所謂「母雞啼、國家亡」的指責聲中,而女性對自己扮演男性的角色以及負擔男性功能任務時,有時又會迷思其中,反而計較男性對家庭奉獻失功能的問題,而予輕視之,致兩性相處出現期待上的落差。

不論新移民或本國女性在家人相處上都會有面臨困境的時候,

家人誰做主不是問題,問題在於彼此能否尊重,你好我也好,「我的意見有被尊重,我的感受有被同理」這才是重點。(國鎮)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服務大陸籍與外籍配偶的社工員,剛開始擔任這個工作時,感覺很具挑戰性,語言就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外展訪視過程中,發覺其實有些外籍媳婦們台語都比我還溜,語言也不是很大的問題了,不過,剛開始還是會遇到很多民眾及案家成員就直接認為大陸配偶與外籍配偶願意嫁來台灣就是為了錢而過來的,感覺會讓人有點怒火中燒,但是這一點我無法推翻他們,因為早期來說,的確很多的大陸籍與外籍配偶是因為金錢誘因而以人頭戶過來的,可是也不能以偏概全的認為全部的大陸籍與外籍配偶都是這樣的。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心得:

    其一,有些案家成員會跟我分享,表示願意遠洋嫁過來的外籍媳婦們,決定要嫁到這麼遠又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時,已經很令人敬佩了,人都是互相的,如果你對她好,她自然對你好,而且每個孩子都是人家父母的寶貝,不必把每個外籍媳婦們都想的這麼壞。

所以在很多事情下,並不是受到那些刻板印象的牽制,或是聽他人說三道四的,就將外籍媳婦形容是嫁來拿錢回去等一些鄙視話語,要懂得去轉換自己的觀念、和平相處,如何讓彼此情感升溫,家庭和睦才是最重要的。

    其二,有幾位堅強的外籍媳婦們,遭逢巨變、災難時,在人生地不熟的土地上,孤立無援,但她們仍勇敢的以自己的力量去撐起一個家,靠著自己的雙手去賺取每一分辛苦錢,她們不怨天尤人,並認為既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那就認命的生活,努力去解決難題。

這兩件真實故事反應外配為了家人無私的付出,有一位婆婆就跟我表示,若不是外籍媳婦那樣努力去做任何工作,三餐哪有著落。

    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有一體兩面的時候,並非黑即黑,就像本國籍男性們娶妻,也是會遇到妻子和其娘家的種種不同類別,所以多用宏觀和多元文化看法看待兩國聯姻,轉換自我觀念,讓生活更平和,彼此情感更加溫,幸福可滿滿滿。

                                                           (社工 嬿淳)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段段遠度重洋的跨國婚姻,有幸、有些無奈,婚姻故事總是令人嘆喟不已:

  我丈夫到越南玩,當時我只是在餐廳工作的服務生,遠遠的就盯著我看,大方有禮的把我娶回台灣,結果婚後五年時間當中,丈夫吸毒,現人仍在服刑中,我一個人生活且又必須養三個小孩,我沒有辦法離婚,因為我不知道要帶三個小孩子去哪?我只能每天在又熱又累的豆皮工廠工作,日以繼夜的工作…我的小孩恨爸爸,但是我跟小孩說,爸爸在接受法律的洗滌,行為也會有改善,我們在家一起等著爸爸回來。

  小阮說:自己的姐姐嫁來台灣生活過得還好,丈夫的好朋友也想要穩定找個老婆,於是就這樣嫁過來台灣,我的丈夫真的對我很好,我跟姐姐也常常見面,很有伴,我們的小孩也常常玩在一起,公婆明理好相處,還會幫我照顧小孩。我很感謝他們讓我來到這個幸福的家,台灣是天堂,這裡有愛、有溫暖。

 

  阿梅說:我年紀很輕就嫁來台灣,因為媒婆說幫我介紹的對象很好,不會在外面隨便亂來,很聽家裡的話,看了照片長相清秀斯文,但來到台灣後才發現原來我的丈夫智能較低,婆婆從小就照顧到大,一直很聽話…。

  我想回去我的國家,但是我回不去了,因為我是家中的老大,母親期盼我可以寄錢回家,母親教導的家庭觀念是結了婚就不要離婚,為了不讓母親擔心,於是忍著過日子,存了一筆錢,就在這裡開了間家鄉口味的料理店,看到姐妹們來到這裡用餐,講家鄉話,沒有壓力的陪伴聊天,才發現自己的存在可以帶給他人快樂,自己也快樂,我的子女很懂事,認真學習,也是我人生最大的動力。

 

  阿珍說:還沒嫁來台灣前,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嫁來台灣後,是這個家庭裡的「鋼珠」。身體一定要堅強耐操,做事要快速有條理,事情沒有一天可以順利完成,沒有到處休閒逛逛的機會,只能依靠宗教信仰給予力量繼續支撐這段異國婚姻。

  從她們的生命故事中,了解到年輕女孩跨越另一個國度組織婚姻,需要有很大的勇氣與堅持毅力才能支撐生命力下去,她們真的很勇敢的在面對婚姻與家庭,然而在語言及生活文化的不同環境下,她們更需要我們的協助,讓他們有更多學習語言、接受教育的機會、提升與家人互動的正向關係、增進親職教育能力、培訓多元的就業能力,薄弱的社會支持系統是可以改善的,我們應給她們力量,充權她們的能力,才能讓移民婚姻有能力在台灣延續下去。

                                          (社工:薏雯)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服務目睹兒童記事~多陪伴關心兒童本身有治癒自己的能量

 

  來到雲萱已經第二年了,我是負責目睹兒童的業務,一直很喜歡這個工作,在學校教書多年,轉戰社工這個職場,又進入另一個專業,而且在工作場域中還是離不開兒童,但是相較於在學校教書,目睹兒童社工的頭銜令我覺得挑戰性很高,更是肩負著偉大的任務。
  對於目睹兒童的服務方面,大部分都是情緒支持與關懷陪伴,當然每次的訪視都會帶著一個特定的目標,目標達成了,就讓兒童盡情的天南地北的談,甚至任意發洩自我的情緒,我很開心的一件事是我與兒童建立關係的速度頗快,可能是因為多年在學校與學生打成一片的關係,所以可以很快就與兒童建立良好的關係,這也是讓我服務目睹兒童時,感到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只是個案量太大,所以無法常常去探視個案,這是對個案比較不好意思的地方,也令我覺得遺憾。
  在訪視過程中讓我比較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個已經國三的大男生當著我的面一直哭泣,因為他的父親老是拿榔頭或是水管攻擊他的母親,後來導致母親離家出走,從今以後全無音訊,他甚至擔心母親尋短,後來經過社工的陪伴與輔導,此目睹兒少已經慢慢走出家暴的陰影,礙於我是女性的關係,加上台灣民風比較保守,否則當時我實在很想擁抱他,如果他是女生,我一定會抱抱他的,因為擁抱可以讓人瞬間得到安慰,痛苦也可以瞬間減半,擁抱的力量真的很大。
  兒童在家中受到父母親的影響非常深遠,所以成人的身教就非常重於言教,兒童就像是一塊海綿,他會慢慢吸收周圍的水,不管吸收的是好的還是壞的,他都是照單全收,所以成人應該在兒童面前顯現好的一面,這就又牽涉到情緒智商的問題,人在盛怒時,情緒智商幾乎都已經降到0,徹底的崩盤,所以我常對自己說先處理心情,再處理事情,成人的一切兒童會照單全收,兒童的心智未臻成熟,還無法去過濾與選擇,所以兒童會複製上一代成人的行為,因此大人在小孩面前的行為真的要更戒慎。
  目睹兒童需要人去同理他,懂他,受暴雖然停止,但心理的創傷是孩子一輩子的功課。兒童需要的是時間,讓兒童生活穩定、有安全感,陪伴本身就是一種治療。讓目睹兒童在生活中創造成功的經驗,使其有成就感,社工員提供穩定關係的陪伴與持續支持關懷,兒童的創傷自然就好了一半,我們不要忘了孩子本身的復原力,社工員要做的是要應用資源鞏固支持目睹兒童的生活環境,協助孩子用比較正向的態度來經歷這樣必須要經歷的人生歷程。 (社工員:惠美)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雲林縣新移民家庭服務簡介

服務單位:雲萱婦幼文教基金會
           緣起介紹
    雲林縣政府為關懷新移民家庭配偶在台生活情形,除了在縣政府成立外籍配偶家庭服務中心外,由本會提供新移民家庭日常生活關懷服務,與您一起共同融入台灣多元文化社會,適應新生活。服務區域是斗六市、林內鄉、莿桐鄉、斗南鎮、古坑鄉、大埤鄉六鄉鎮市,社工員將主動到宅訪視提供關懷服務。

本會服務方式
1、家庭訪視
2、電話關懷
3、會談
服務內容
1、日常生活事件關懷
2、心理支持
3、人身安全關懷
4、家人互動關懷
5、生活適應能力提升
6、親職功能關懷與促進
7、各項諮詢服務資訊提供
8、相關資源連結與福利服務提供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