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社會多元變化、離婚率高,連電視上也經常播報著許多名人爭取子女監護權的戲碼,雙方互相上演著爭奪的拉鋸戰,但任何一方拿到子女監護權,並不是勝利,而是長遠的責任與義務。本次要介紹父或母任何一方取得監護權之後因死亡或無法行使監護權,由任一方親友爭取改定監護權的小故事…

  小萱正值16歲高二女孩,每日正為了課業努力拼著而一人獨自在異鄉生活、讀書,雖然老家在雲林,但因幼年時期與父母親在桃園居住多時、就學生活,高中仍考上桃園前三志願的學校。回憶著就讀小學時期,農忙時期,父親經常要返回雲林老家協助祖父,而母親經常以晚上要加班為由,匆匆返家丟下1-2百元給她和小她5歲的妹妹買晚餐,又轉身出門留下小萱與小玲,自行打理晚餐、做功課、洗澡甚至已經睡了許久,仍不見母親返家的身影。

  社工員問:「小萱你知道兩位姑姑要爭取你和妹妹的監護權嗎?你知道監護權是什麼嗎?」

  小萱回應:「當初父母親離婚時,約定由父親監護我們姊妹,但在2-3年前父親卻心肌梗塞意外過世,我們的監護權落到了母親身上,96年時經過法院改定給祖母,但日前祖母突然休克呈現腦死狀態,生命垂危,我們跟姑姑們討論過,我跟妹妹絕對不可能去跟久未蒙面的母親同住,更不希望若祖母過世後我們監護權又落在母親身上。」

  聽到小萱述說兩位聲請人要改定的原因,又是一件父母離婚後,有監護權之一方死亡或無法行使監護權,又改定同住祖父母之個案心情故事。

  看著小萱成熟懂事的臉龐、聽著她所述說往事,感受著一個從小努力獨立長大的孩子辛酸。小萱:「監護人就是要負起照顧撫養的責任,這次我和小玲討論過我們不可能再跟母親同住,且父母離婚後也有4-5年不曾跟我們聯繫過,所以這次我跟兩位姑姑討論希望她們可擔任我跟妹妹的監護人,自幼我們都跟姑姑互動緊密,我早已將小姑姑視為自己的媽媽,她們為我們付出的早已超過監護人該做的,所以我希望由姑姑擔任監護人。」

  簡單的說,監護權在法律上的說法是指『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這不只有權利,還有對子女扶養、教育的義務。若像上述故事中的小萱因父親過世後監護權落回久未盡撫養、探視的母親身上,前提之下仍有民法擔任監護人之順位條件,並找出聲請人(欲擔任監護人之親友)對子女照顧的事實證據,法院基於保護子女的立場,將會審慎考慮是否改定子女監護權!

(社工員:欣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萱基金會 的頭像
雲萱基金會

財團法人雲林縣雲萱基金會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