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這樣,都是妳教的』,好久沒經歷這種被指著罵的場景,一時間還是會錯愕一下,何時社工助人的角色,在另一方看來,卻成了搞婚姻破壞的始作俑者。

    個案因受不了家暴離家,連結上社工,也進行了離婚訴訟,最近陪同個案開離婚庭,算是第三次跟個案先生見面,第一次見面是在法院調解,當時個案先生都不說話,調解時也只表明不離婚的立場,對於社工的招呼更是視而不見。第二次見面是在醫院,也正值兩人第二次的調解後,社工以為有多一點的時間向個案先生釐清對婚姻的想法,可是個案先生除了生氣地指責個案的錯,便急著要離開去尋找朋友討論面對訴訟的對策。第三次見面只因社工陪個案坐在原告席旁,出庭後,就換來個案先生唯一的那一句評價。

    雖然服務的過程中,不斷的被個案感謝,但一句否認的言語,也是很容易被擴大,然後感到挫折,思考社工在個案先生眼中的角色,原來不是社工人員,而是個案誤交的壞朋友、婚姻的破壞者,當下總是很想平反一下,但想想確實在以服務個案為宗旨的前提下,若不偏向個案的立場思考,怎麼提供服務?被誤會的情景也是可以想見,原本自以為中立角色的我,在面對個案先生的指責也稍稍可以同理了一下。

    回想以往的服務,何嘗未曾被罵過,當雙方意見不合時,未得社工協助的一方常常就是帶著指責的口氣來質問「為什麼沒聽雙方的意見,就只幫一邊?」,有時也會聽到他人傳述某某抱怨社工的話,甚至是咒罵,像「妳這樣破壞別人家庭,將來也不會有好姻緣」、「曾有人勸離後,意外身亡」、、、。

相信從事家暴社工都會面臨這種情景,不一定總是先生的角色,而是關係中加害人的角色,但當下往往還是會使負責的社工感到沮喪,會有難以服務的感受,變得對這類的對象產生排斥、抗拒,無法建立專業的關係。

    不過在此想分享的是,當社工面臨雙方意見衝突時,社工還是要清楚自己的服務目的,家庭暴力中最關心的還是人身安全問題,不過不是只認為案家沒有安全問題就不理,而是要以更接納的態度來面對不被諒解的一方,雖然光要建立關係就很耗時、耗精力,但相信克服之後會帶來很大的成就,當下就不單只是幫個案完成離婚的目標達成而已。而且也要認清服務過程,不是追求社工不會被罵、被威脅,而是該怎麼調適、化解誤會後的關係,期望自己也能一直保持這樣熱忱的態度面對每個帶著指責而來的個案。(瑩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萱基金會 的頭像
雲萱基金會

財團法人雲林縣雲萱基金會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