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於去年9月時開始從事離婚案件未成年子女監護權之調查工作,以往一直從事婦女服務,遇到的幾乎全是女性的工作,對女性的需要及處境有一定程度上的理解及同理,然數個月的監護權工作裡,也較完整地看到一對夫妻為何走進婚姻的盡頭,理解到男女面對婚姻期許之不同,當中牽涉的因素實在太多,反正就是兩人無法繼續一起生活下去,兩人在選擇一個美好的(離婚)結果。

    從筆者處理的案件中,有部份為跨國婚姻的離婚案件,比較常聽見的一種觀點就是「外籍配偶拿到台灣身份證後便溜跑,我們已對她很好,外籍配偶都是這樣子!」,顯然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個結果,看到外籍配偶離家就認定是外籍配偶本身的問題,筆者並非否定這個可能性,但所有外籍配偶都這樣子嗎?我們有試著理解這個過程出了怎麼樣的問題嗎?我們所說的「好」就等於她的「好」嗎?

 外籍配偶被迫或自願地嫁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或許是很單純的希望生活獲得改善,生活得更美好而已。

外籍配偶多來自較貧窮的東南亞國家之女性,因著貧窮的緣故,不得不與一個可能只有一眼之緣的陌生男性締結婚姻,婚後才正式認識對方,建立感情。

外籍配偶走進這個陌生的台灣,面對的包括語言、文化、社會制度、生活/飲食習慣等等的不一樣,再加上沒任何社交支持網絡下,每天還得面對生活上所有的未知數,我們可有想像過:是怎樣的一個心理狀態及過程呢?

 而筆者更相信本國男性選擇跨國婚姻,同樣地單純為了一個更美好的生活:「組織一個家庭,養妻活兒,傳宗接代……」。顯而易見的是,跨國婚姻中的男女兩性同樣是受害者,兩性在整個社教化過程中,被塑造了一個特定的形象及性別期待,如「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內」等,這種思想看似守舊式口號,隨著性別意識醒覺之抬頭,筆者相信性別不平等之現在尚在改善中,然在未達性別平等時,上述的口號仍存在於落後的鄉村間,兩性依然被傳統觀念影響著,每天仍重複上演悲劇。

      筆者一直苦思著跨國婚姻所產生的現狀有何突破之希望,深深的認為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多於跨國婚姻者之問題,或許需要更多的社會討論及省思,在看清楚狀況前,筆者覺得我們身為社會工作者,應以站在服務大眾的立場去思考,多給與同理及尊重,而非以個人的價值觀判斷服務大眾的行為,別再責備受害者。

聆聽每個人的故事,尊重每個人的選擇,才是性別男女好合之道。(小玉)

創作者介紹

財團法人雲林縣雲萱基金會

雲萱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